Tuesday, August 23, 2011

QL 14th AGM 的体验

今早一睡醒,咦,好像有什么事要做哦,啊,记得了,今天是 QL 的 AGM 呐。

赶快梳洗一番就出门了,一出门,看到天在撒尿,求神保佑不会遇到大塞车吧,幸好,一路上的交通还算不错,我大概在 9:40 AM 左右就到了。

一去到 Ballroom,看到几张非常熟悉的脸孔,他们就是这个论坛的大大们,有鱼大,focus ,小番薯,和 cvlai,我连忙过去打了一声招呼就到柜台 register。

注册后,我拿了一杯咖啡来喝,转过头来,我看到另一位网友,他是我在 FB 认识的网友,也是 QL 的支持者之一,他叫 Edmond。

Edmond 身边有一位好像非常脸熟的人哦,想一想,啊,他就是我非常敬佩的老谢 (很明显的,这个是非常夸张的形容法,我哪里可能不认得老谢,去年就已经看过他一次了,哈哈哈)。

我就和一班论坛的大大们过去和老谢打声招呼。

先自我介绍:Mr Chia 你好,我叫 chengyk (老掉牙的打招呼方式)

过后就入正题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

chengyk: Mr Chia,我记得你去年的 AGM 提过三足鼎立。

问题还未问完,老谢就开始解释什么是三足鼎立的意思,顾名思义,三个足就是代表 QL 的三个业务,既是海产业,油棕业,和家畜业。

老谢的概念是要把三个业务做好,三个业务都拥有不错的贡献,互补不足,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禽流感的时候,家畜业进入低潮,但是海产业却做得很好,就是因为有了这三个业务,所有 QL 的盈利能得到保持,也就是所谓的 sustainable。

老谢也大概讲解了 QL 油棕业务,印象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过后闲聊的时候,我说到今年看到 QL 的鸡蛋都进军了超级市场,这是不错的成绩哦。

原来以前 QL 不进军超级市场是因为条件荷刻,上架费很贵,赚得不多,所以那时 QL 只选择在杂货店或巴刹卖。现在的人比较倾向到超市买菜,QL 才开始进军这个市场。

叮,叮,叮,叮 。。。 铃声响了,AGM 要开始了。 (也很明显,这是我作的,那里可能有铃声的)

我们就陆陆续续的进场了。

AGM 里一共有三个人问了问题,2 位是普通股东,1 为是 MSWG 的代表,我现在只说重点,因为太长了,也不太记得细节。

有人问到 QL 有没有可能收购 LayHong 的可能性,把 LayHong 纳入 QL 的公司里,老谢回答说暂时没有这个打算,但是已经派人进去那里帮忙管理,希望以后能得到不错的贡献。

过后老谢也讲解一下未来的业务发展,大部分的资讯都在 2011 年的 MD statement 那里说到了。

值得一提,印尼 Surabaya 那里的厂只是 Surimi 厂和鱼料厂,而没有 Surimi based product 的厂,所以那些 surimi 都是供出口的,暂时 QL 的目标是稳定现有的厂房先,以后才考虑 Surimi based product 的厂。

油棕业务有说到少少,就是 QL 会继续把现有的土地种植油棕,也会考虑购买任何有可能发展油棕业务的土地。

如果我没记错,老谢好像有谈到 Tawau 有一间油棕厂已经开始用 boilermech 的蒸汽发电 system 了,详情我不太记得,不敢乱说。

再来是家畜业,有人问到,越南那边的家畜业如何,有可能进步发大来做吗?

老谢是这样回答的,他说越南人的文化是吃鸭蛋为主,鸡蛋还是一个新的文化,所以他们在那边的发展不会太快,只会缓慢的进行。

这个,其实去年的 AGM 也有说过。

再说成长,老谢很坦诚的说,QL 的规模已经不小,要维持像以前的高成长 (大概 23% 的 CAGR)已经不太可能,他不给予一个数字,但是他说,双位数成长应该是没问题的,但要维持在 20% 以上应该不太可能。

当中还有一些小问题的,我不太记得了,实在是抱歉。

过后到 MSWG 的代表问问题,他应该是问了三个问题:

1. 他要求 QL 把油棕业务的 statistic 放出来,让小股东更加掌握 QL 的油棕业务。
-- 老谢回答: 明年的年报 QL 的管理层将会慎重的考虑这个要求。

2. 他质问 QL 的 director 里为什么没有女人。
3. 他要求 QL 跟不懂什么 laws,要每 9 年换掉 Independent director。

2,3 他都搬出什么条例,什么 Laws 的,我听得有的没有的,不太明白,不过,这些都是废的问题,所以我也不加以理会。

Tengku,老谢,和 Eddy 都给予回答,也说明有能者居之,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有能力就是上任 director 一职。

更有一位股东声讨这位 MSWG 的代表,当中引起了少少有火药味的闹剧。

11:20 AM 左右,AGM 圆满结束。

QL 准备了自助形式的午餐给所有股东,我们一群年轻的支持者也排队去拿食物。

很巧遇的,我们和其中一位 director -- Mr Chia Mak Hooi 坐在同一桌,那么难得的机会,我当然去认识一位这位 director,我们也和这位 director 闲聊了大概 30 分钟左右吧。

啊,忘记说了,在一开始遇到老谢时,他介绍我们给他的孩子认识,这位富豪第二代一点架子都没有,为人还非常友善,确实难得。

在我们还未离开之前,老谢的孩子 -- Mr Chia Lik Kha 还过来和我们聊天,我顺便问他我们能不能够参观 QL 的鱼丸厂房或农场,他说基于卫生问题,他们很少让投资者,基金经理或其他人参观的,因为需要做很多卫生的准备,既然那样,我也不为难他了。

最后,我们和老谢一起拍了一张照,我还特地要求和老谢单独拍一张,我这个人嘛,很多次看到明星我都不会过去拍照的,这是我第一次和名人,不对,不对,应该说是和成功人士拍照。

QL AGM,明年再见 !!!

(以上是我凭记忆写出来的,如果有任何遗漏或写错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

【随写】过度敏感

前两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她的盟党再次进行组织执政联盟的谈判,结果因为自由民主党的退出而导致谈判失败。 默克尔声言不想组织少数党政府,所以重选是她唯一的选择。 哈哈哈,不了解德国政治的我,看到这个新闻真的是很多疑问。 不过,又不能不看,因为德国这一次的危机波及了全球的股市,大家都认...